污染飲用水、向海裏傾倒化學武器……美軍是如何成為太平洋“毒瘤”的?

來源:央視淘派集運客户端 2020-10-17 20:00

  1946年至1958年間,美國在太平洋的馬紹爾羣島一共進行了67次核試驗,將美麗的海島變成充滿核輻射的地獄;

  1959年,駐日美軍曾在日本沖繩將搭載核彈頭的導彈誤發射到海中,雖然後來祕密收回,但沖繩民眾回憶説,“當時極有可能釀成重大慘禍”;

  1969年,沖繩美軍基地發生神經毒劑泄露事件,震驚全世界;

  ……

  近日,多篇報道及書籍針對數十年來美軍污染太平洋環境、侵犯當地居民權利的事實進行了曝光。鐵證如山,美國政府卻一再試圖用謊言掩蓋事實。

  日媒:駐日美軍正在毒害沖繩

  據日媒報道,長期以來,駐日美軍犯罪、軍機墜毀以及高空墜物、噪音污染等事件頻繁發生,當地民眾不堪其擾。近日,《外交學者》雜誌報道稱,美軍污染了沖繩縣近50萬人的飲用水,造成了沖繩縣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環境污染。

  造成污染的是全氟烷基和聚氟烷基物質(PFAS),它是人工合成的脂肪烴類化合物,常被用來生產具有防水防油等特性的日用品,如食品包裝紙、不粘鍋、軍用滅火器等。PFAS是一種持久性污染物,可通過飲食、飲水等途徑進入人體,並在體內積聚,數十年才能排出。

  據美國有毒物質和疾病登記局資料,PFAS可引發多種健康問題,包括遺傳發育、神經系統、心血管系統等方面的多種疾病。

  沖繩當地民眾首次意識到周圍環境被PFAS污染是在2016年。當時,沖繩縣當地政府檢測到美軍嘉手納空軍基地及其附近河流中含有大量PFAS。當地相關機構對該基地附近環境進一步檢測,發現泉水、農田及魚體內的PFAS水平明顯升高。令人震驚的是該縣飲用水中也發現了PFAS。這些飲用水來自嘉手納空軍基地附近的河流和基地下面的蓄水層,其中PFAS含量最高達120ppt(parts per trillion的縮寫,表示萬億分之一),遠遠高於美國環境保護署劃定的安全濃度。

  受污染的飲用水供應給了近50萬沖繩人、美軍士兵以及新冠疫情發生之前來旅遊的數百萬國際遊客。相關機構對經常飲用此水的居民進行檢測,發現他們血液中某些PFAS物質含量比全日本平均水平高出53倍。

  今年3月,美國國防部宣佈,美國境內的軍事設施都檢測到由泡沫滅火劑引起的PFAS污染,651個軍事基地存在疑似污染。美國國防部還承認,美國設在韓國、比利時和洪都拉斯的軍事基地同樣存在PFAS污染。

  2016年,沖繩縣政府要求對嘉手納空軍基地進行檢測,然而四年過去了,他們仍未被批准進入基地。美國國防部聲稱無法確定污染來源,2019年,美國防部發言人曾對媒體表示,“從基地外環境中的PFAS推測其來源於美軍基地是不合適的。”

  《外交學者》雜誌報道稱,沖繩縣沒有生產或使用PFAS的大規模工業。嘉手納空軍基地一份內部文件顯示,2001-2015年間,該空軍基地釋放了至少2.3萬升消防泡沫,文件甚至標記出基地內含大量PFAS的區域。

  儘管證據充分,但受美日《駐軍地位協定》制約,日本官員無法進入美軍基地進行檢測,美國軍方也一直拒絕日方的檢測要求,日本民眾不得不為這種境況買單。2003-2018年,日本納税人支付了130億日元(約合1.24億美元)來修復美軍在沖繩的舊基地,這些基地被二噁英、石棉和鉛等有毒物質污染。至於PFAS,日本政府已花費數百萬美元在該縣主要處理廠安裝過濾器,以降低飲用水中PFAS的濃度。

  今年4月,美軍在沖繩的燒烤派對觸發了基地的自動滅火裝置,14萬升PFAS消防泡沫和水溢出基地,對溢出的有害物質,美軍並沒有採取任何行動。這件事再次點燃沖繩民眾的怒火。

  《外交學者》雜誌報道稱,60年前,沒人意識到駐日美軍基地會對環境造成如此大的危害。民意調查顯示,沖繩大多數人希望對美日《駐軍地位協定》進行徹底修改,日本47個都道府縣中有39個認為需重新修訂美日《駐軍地位協定》。

  英媒:大搞生化試驗美軍嚴重毒害太平洋

  除沖繩外,太平洋很多地方都被美軍大肆污染。日前,英國《衞報》報道,英國記者喬恩·米切爾對1.2萬多頁的美國政府文件進行梳理,並對當地居民、退伍美國士兵及研究人員進行採訪之後,於10月12日出版新書《毒害太平洋》,書中詳細記述了美軍數十年來在太平洋製造嚴重污染,侵犯當地居民權利,侵佔土地,破壞整個太平洋生態系統的事實。

  1968年,美國士兵勒羅伊·福斯特被分配到位於太平洋西部關島的美國安德森空軍基地。上島第二天,福斯特被命令將“柴油與橙色落葉劑”混合,噴灑在關島基地周圍,阻止植物過度生長。

  不久後,福斯特出現了嚴重的皮膚不適,而這只是開始。後來他患上帕金森綜合徵及缺血性心臟病。他的女兒在十幾歲時得了癌症,他的孫子出生時是畸形。2018年,福斯特去世。

  福斯特的遭遇並不是孤例。米切爾在《毒害太平洋》中披露,美軍使用類似橙色落葉劑的除草劑及軍用廢物對關島環境造成巨大破壞,包括關島公共衞生和社會服務部在內的研究人員發佈報告稱,噴灑過除草劑地區的嬰兒死於出生缺陷的機率比其他地區高得多。

  位於太平洋中部的馬紹爾羣島上有一個圓頂形建築,被稱為“墓穴”。這裏填埋着美國數十次原子彈試驗造成的大量放射性廢料,超過7萬立方米。《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的數據顯示,1946年至1958年間,美國在馬紹爾羣島一共進行了67次核試驗。這些核彈抹平了小島,在埃內韋塔克瀉湖上造成了一個個彈坑,使當地人背井離鄉。美國政府欺騙了當地居民數十年,隱瞞人們暴露在輻射中的相關信息。

  2018年,美國能源部承認,“墓穴”受到海平面上升和風浪的影響出現變形裂縫,正在向海裏泄露放射性物質。研究顯示,當地輻射水平比切爾諾貝利和福島附近土壤中的輻射還要高。

  “墓穴”泄露,馬紹爾羣島官員曾向美國政府尋求幫助,但遭到拒絕。歷屆美國政府都認為,該填埋場位於馬紹爾羣島,因此是馬紹爾政府的責任,而美國已經為受影響的地區支付過相關醫療費用。

  除此之外,《毒害太平洋》還曝光了美軍向太平洋“傾倒2900萬公斤芥子氣和神經毒劑等化學武器、454噸放射性廢料”的事實。另外,根據一份美國政府文件,美軍在夏威夷附近的約翰斯頓環礁銷燬神經毒劑時,將其泄露到周圍環境中。

  米切爾認為,數十年來,美軍用放射性廢料、神經性毒劑和橙色落葉劑等化學武器對其控制的太平洋各島造成嚴重污染。米切爾還告訴《衞報》,美國政府曾多次試圖用謊言掩蓋污染的事實,甚至向記者施加壓力,攻擊記者。美國《信息自由法案》的一份文件顯示,米切爾受到美國海軍陸戰隊刑事調查部門的密切監視,他的照片、個人簡歷及他在沖繩就軍事污染問題發表的演講資料都在文件中。

  米切爾表示,儘管各方對美軍在太平洋造成的巨大破壞批評不斷,但美國並未停止在太平洋地區的軍事化行動。2020年10月初,美國又在關島設立了一座新軍事基地。

編輯:lt05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瀋陽網官方微信(sydcomcn)